亲历悉尼“封城”首日
来源:亲历悉尼“封城”首日发稿时间:2020-04-03 17:41:34


事发前10分钟的报警电话没成功预警

孟志泉,男,汉族,1958年11月生,陕西咸阳人,研究生学历,1994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1982年8月参加工作。包头钢铁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原副书记、包头钢铁稀土(集团)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。

“铁路和地方联动应急体系没太理顺。”一名知情人告诉记者,地方公安接警距离事发时间约10分钟,但因为管辖区间划分不明确,且预警信息核实、电话联系、司机制动处置都需要时间,警讯未能起到阻止事故发生的作用。

记者在现场看到,猛烈的撞击导致列车机车头变形偏离轨道,多节车厢倾覆;有的车厢受损严重,被折成“V”字形。事故路段两旁都是山坡,护坡陡峭,现场有明显的塌方痕迹。

“我打了报警电话!”目击事故现场的村民李丙红告诉记者,他的小孩在铁路附近道路骑车时发现了塌方,便跑回家告知了这一情况。他立即骑摩托车赶到塌方附近的桥上,并于11时29分拨打了“110”报警电话。

铁路部门人士告诉记者,一般情况下,铁路巡护人员发现危险后,会通过内部通信设备第一时间联系附近车站,由车站发出指令控停列车。

此次事故有望推动完善报警快速反应机制

还有一些受访专家认为,此次事故敲响了老旧普速铁路安全保障升级的警钟。

“我报警了,但很遗憾没能阻止事故”

2014年1月至2018年11月 包头钢铁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、包钢稀土(集团)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;